歡迎訪問商務金融網-商務領域金融服務專家
商務合作 010-87161183
最新公告:     · 中國銀行研究院:監管叫停銀行非自營網絡平臺“助存”,…     · 淡水河谷告知西三區項目相關情況     · 關于舉辦第十五屆中國國際酒業博覽會的通知
  1. 首頁
  2. 專家觀點
  3. 在線專家
  4. 內容

姚余棟:中國經濟將在未來十年迎來權益黃金十年

來源: 日期:2021-01-19 人氣:8698 責任編輯:主編

2020年,全球經濟錯位復蘇,中國經濟率先從疫情的沖擊中恢復,領先歐美國家,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獨樹一幟,1月10日,在2021年第九屆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年會上,大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、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姚余棟以《中國資管進入權益“黃金十年”》為題,進行了主旨發言,演講中不僅金句頻出,姚余棟首席還預言:中國經濟一定會在未來十年迎來一個權益的黃金十年。 

“我們一直很清晰,要打造一個規范、透明、開放、有活力、有韌性的資本市場,建制度、不干預、零容忍。”

 “股民變基民這是一個趨勢,就是散戶機構化。” 

“說什么時候破6?破6只是時間問題,不要懷疑這個問題。” 

“人民幣資產是全球最有吸引力的資產,沒有之一,你不配人民幣資產,你在全球資管行業就out了,就打敗不了基準。美國經濟長期低利率,歐洲和日本是走不出負利率,你不配人民幣資產你配什么?就像舞臺中沒有哈姆雷特。人民幣的升值壓力存在,這是沒有辦法的,因為都想配人民幣資產。” 

“伴隨著中國資產在全球的吸引力,我們的池子就會從70萬億到到160萬億,有90萬億的增值,這就是所說的權益的黃金十年。” 

“但是我希望要警示大家的是,一定要走一個慢牛,不要走快牛,更不能走瘋牛。希望大家不要過度樂觀。逐漸下來以后,我們走一個長期的慢牛,堅決防止快牛,更不要瘋牛。所以中國經濟一定會在未來十年迎來一個權益的黃金十年。” 

 “房癮在逐漸被強制性戒掉,半強迫的更多的投向金融資產,保險的資管大爆發,信托的凈值化轉型。中國的核心資產將傲視全球,所以大家要持有中國經濟信仰,不要有別的信仰,信仰很重要。其他的經濟體不一定值得信仰,關鍵是中國經濟信仰,因為中國有供給側繁榮。”。

以下為姚余棟演講全文整理: 

投資的大勢,跟誰在一起很重要,聽誰的很重要。兩年前我就預測比特幣是數字黃金,但是我沒錢。我跟大家匯報的是中國資管進入權益黃金十年,信不信很重要。為什么這樣說?從2015年12月份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推出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歷經五年時間,整個中國經濟的韌性得到很大的增強,三去一降一補,股市振蕩,包括中美貿易戰,注冊制的成功推出,《證券法》的修改,我們提出這樣一個概念——供給側繁榮,中國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至少五年時間還會繼續延續。中國經濟的韌性得到了很大增強,我們出現了供給側繁榮,我們看到去年十九屆五中全會關于十四五的規劃建議和2035年的遠景建議,但是在未來十五年之中,大約要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,市場大約測算了一下是人均兩萬五千美元,年增長是4.73%。現在從6%左右的增速降到4.73%,未來十五年增長。如果這樣算,十四五可能要增長5.5,十五五、十六五期間14.5,能不能做到?如果供給側繁榮這個理論成立,是可以做到的。可以保持一個較高質量的中速增長,而且這種增長的時間超出預想,有人說過老齡化各種因素,債務高企,中國經濟可能會L型增長。從中高速到更高質量的中速增長,它的繁榮期超出預想。

 

這個判斷成立以后,我們就造就這樣一個蓄水池效應。以前權益大時代,利率下降。去年我在首席第八屆年會上匯報的是NMT——新的貨幣理論,MMT只是NMT的衍生,誰人不MMT,誰人不NMT。要么就是利潤大幅度改善,現在居民的配置,東亞包括中國國內是有房癮的,這種長期以來千百年以來人多地少,有房癮。所以在居民資產配置中三分之二是房地產,三分之一是金融資產,美國的配置是反過來的,三分之一房地產,三分之二金融資產,亞洲和美國走在兩個極端上,研究了居民資產配置,就懂三項產品,一個是房子,一個是一般性存款,剩下可能還有點理財,其他不懂。認知上就三樣,過去也嘗到了甜頭,所以居民配置的習慣,房癮是要戒的,戒房癮是痛苦的。你有一百塊錢,六七十先分配到房子里,這個房癮要改成50,這是一個痛苦的過程。房住不炒一系列在幫我們戒房癮,大量的M2增速,一般性存款,國民財富就這樣持續增長,然后再戒房癮,就有一個強制性的配置。有人說上帝給你關上一扇窗,一定會打開一扇門。關上房地產的窗,一定會有一扇門打開。P2P也關上了,你沒有路可走了,你被迫這樣做。凈值性產品大爆炸,資管新規,我們看銀行的理財子設立,也在穩健轉型,公募一直是凈值化的。信托也在努力凈值化、標準化,注入這個池子的還有企業,企業有部分投資,還有外資的北向通。蓄水池到權益的大池子里了,又向存量公司和新增上市公司。存量公司四千家,新增上市公司每年四百家。所以我們看蓄水池理論,怎么是個大時代呢?就是因為看一下權益的價格,可以用E×T/E。過去A股的EPS大致是穩定的,曾經比較高,加入WTO比較高,后來就相對穩定。所以由于有供給側繁榮,中國經濟的韌性提高,咱們免疫了,什么沖擊都不怕,內外檢修,內循環、外循環,全兼修了,再來貿易戰小菜一碟。所以我們造就了什么?EPS可能相對比較穩定,不是上升也不是下降,比較穩。第二點NMT,新的貨幣理論顯示長期要走向低利率甚至負利率,那是很多年以后。未來十五年至少十年時間比較穩定,你能想象中國的十年期國債跌破3嗎?去年疫情特殊,未來十年很難想象跌破3,大致穩定,增長看G,我們看到未來無風險利率大致上是非常小的下行,名義GDP下行也很小,關鍵是什么呢?關鍵就是E也比較穩定,所以所有的項目集中在風險溢價上,只要風險溢價從目前的8.1稍微下降7左右,整個A股的PE就會到27,所有的在下降,只有集中在風險溢價上。風險溢價什么來決定的,是由居民對風險的厭惡程度決定的。學術測算是8.1,理論值是1.65,美國是6,會不會還繼續下降。肯定會繼續下降,為什么?強制性下降,你無處可走。

 

舉個例子,有一個國王可能女兒要招女婿,來了很多王子。王子要到公主面前走過一個鱷魚池子,結果這些王子都不敢下水,要游過去。結果突然間某國的王子跳到水里了,飛快游到公主面前,招親成功。結果國王說,祝賀你,你招親成功了。這個王子說誰把我踢下去了。我們都走在被踢下去的路上,所以你不得不風險下降。未來十年我們的M2增速大約也在7左右,這意味著什么呢?意味著我們將來的一般性存款從150萬億到300萬億,十年,大家不要搞錯覺,以為一般性存款是掉下來的,這是實體經濟創造的。根據我的同事,央行貨政司司長的重要理論創新,是貸款創造存款,不是天下掉餡餅存款就增加了,是實體經濟、銀行體系創造了貸款,由此創造了存款,所以存款一定會翻倍的。翻倍以后,長期存款、一般存款1.2、1.5,你能承受得了嗎?所以一定會出現存款搬家。假如說按照固收+,150萬億的存款,最后300萬億,20萬億,就是20%搬移到金融資產上,那就是大約53萬億流入股市。

 

我們看看房住不炒對居民的權益配置,三道紅線,這是對房地產企業,限購是對居民的。去年12月31號下達對銀行的,對房地產,包括資產的限制。居民從66%的房地產配置,每年下降1個點,你說在上海有多少人有房票呢?估計越來越少了,有了你也貸不著款,你全款買房子,那地方政府還承受著房住不炒的問題,每年漲10%還不如買點公募基金,去年中位數是40%。邊際上來說它就會出現一個在房地產配置上的轉型。我們在居民資產中跟其他國家,美國、日本、英國、德國比起來,我們在整個的權益市場,股票市場上,配置還是很少。投資基金這樣一個綠線,非常少。它有這個潛力,同時管住我們買房子的房癮。多元資產的大爆發,居民是有這種不同的需求,有的人著急,每天要新發基金。我們的富國基金,權益做的好都限購了。有的人比較尋求穩健,有的人擔心買點貨幣基金,有的人固收+,這沒關系,有的人買保險,郵儲保險一天800億。南京銀行也是巨大的存款上升,所以也是在分散化。就是因為我們資管新規遭到很多理財產品,滿足了我們的需求,會導致什么結果呢?導致我們的多元化配置,但是有一個結果,就是間接增加了權益資產配置。無論是二八的,還是八二的,還是六四的,都沒關系,或者你買保險,都是有意無意增加了權益資產配置,這是我們有凈值型的。有沒有足夠的資產給大家配置?一個是房住不炒,戒房癮,把咱們的錢間接性趕進金融產品。但是金融產品,像喊5G似的爆發了。所以間接就增加了權益資產配置,有沒有那么多資產呢?我們提到的巴菲特比例,上市公司市值對GDP的比例,市值一高以后就會控制你的杠桿率,修復資產負債表。所以關鍵是在提高巴菲特比例。

 

我們一直很清晰,要打造一個規范、透明、開放、有活力、有韌性的資本市場,建制度、不干預、零容忍。我們做了一個測算,去年一百萬億名義GDP,我們的巴菲特比例是0.7,所以有73萬億的市值比較合適。如果2035年甚至更早,GDP200萬億,巴菲特提高到0.8,這個已經很保守了,日本都超過1了。所以股票市值160萬億。將來160萬億-73萬億,大約是90萬億。90萬億的市值增加,到我們的蓄水池里頭了,有沒有那么多錢呢?是有的。有那么多資產,資產有沒有,我們有兩億個大致上的企業個體工商戶,兩千萬個活躍企業,20萬家創新型,一萬個上市公司,大致上中國經濟可以容納的。現在等待上科創板的有600家,每年可能就400家,注冊制的成功,使我們的上市公司如潮涌一般。因為我們有很強的生態。如果這種情況,現在中證一百和中證一千出現嚴重分化。分化的出現會導致什么結果?會導致股民變基民,以前買茅臺兩百,現在買茅臺兩千。你說你有多少錢呢,沒多少錢,你干嘛買一支茅臺嗎,干嘛不買一支好的基金來分散風險。所以就會出現公募基金大爆發,公募基金是我們國家對凈值化最早,管理非常規范的一個行業,去年一年公募基金三萬億權益,相當于干了過去二十年的活,過去二十年積累了四萬億的權益,去年一年干了三萬億。年初好多的基金公司都已經限購了,為什么?太火爆了。今年還是三萬億,很快公募基金整個行業過三十萬億。由于市場大量的上市公司,再加上常態化退市。作為一個股民越來越難判斷這個事情,而且往往龍頭效應出現,所以股民變基民這是一個趨勢,就是散戶機構化。我們看到人民幣持續升值,大家想想中美利差,管首席昨天說了很多因素,說什么時候破6,破6只是時間問題,不要懷疑這個問題。人民幣資產是全球最有吸引力的資產,沒有之一,你不配人民幣資產,你在全球資管行業就out了,就打敗不了基準。美國經濟長期低利率,歐洲和日本是走不出負利率,你不配人民幣資產你配什么?就像舞臺中沒有哈姆雷特。人民幣的升值壓力存在,這是沒有辦法的,因為都想配人民幣資產。

 

那么我們看一下曾經美國在九十年代出現,長期利率的下降,股市的雙牛。中國的供給側改革和美國里根推出的有本質差別。我們的長期利率不會那么快下降。可能在長期利率不下降的時候,會出現什么?最后跟大家總結一下,就是大家何來的權益,主要是F在下降。就是我們以前太高了,它有半強制下降,因為以前你不敢,現在你沒得選,必須要這樣做。資產端,現在上市公司質量越來越好,也多了選擇,產品可以不同滿足你的風險等級,5G爆發,所以就形成這樣一個正循環,蓄水池。不是我們居民財富天上掉餡餅,是我們的實體經濟創造的,是我們的金融體系,特別是銀行體系貸款創造存款創造的。創造以后,就會以每年7%以上的速度翻倍,從150萬億到300萬億,在房住不炒的情況下就會逐漸戒房癮,然后有金融資產的大爆發,滿足老百姓不同風險需求。但是萬變不離其宗,以間接的方式會增加權益資產配置,所以我們居民資產中會有大約50多萬億注入到大池子里來。中國的資產在全球有吸引力,不配中國資產就相當于舞臺上沒選哈姆雷特。企業也自然是這樣的,所以我們的池子就會從巴菲特比例從70萬億到,到160萬億,有90萬億的增值。這就是我們說的權益的黃金十年,但是我希望要警示大家的是,一定要走一個慢牛,不要走快牛,更不能走瘋牛。希望大家不要過度樂觀,我們的F下降,包括逐漸習慣的,就是韭菜要抱團,韭菜要變大蔥,股民更多轉成基民,除了少數專業化股民。逐漸下來以后,我們走一個長期的慢牛,堅決防止快牛,更不要瘋牛。所以中國經濟一定會在未來十年迎來一個權益的黃金十年。


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

游客 評論,請在下方輸入框內填寫評論內容
熱點聚焦
新聞推薦
日本一本无码中文字幕_日韩精品无码免费专区_日本最新免费二区三区